欢迎来到 盐城市爱瑞斯消防器材科技有限公司,我们是专业的, 主营产品或服务 是, 油水分离器, 污水处理装置, 消防泵, 搜救雷达应答器, 防爆灯, 救生衣, 救生筏, 空气呼吸器, 空气填充泵, 渔探仪。 欢迎留言咨询。

30载劈波斩浪,他们闯出了一片“蓝海”

  • 更新日期 - 2019年11月19日 13:17

这是鲁荣远渔538号在大海上的124天。

暮色深沉,最早的几颗星辰已缓缓升起,一望无际的北太平洋渔场闪着琉璃瓦的光泽,它好像睡着了,没有风、没有浪,平躺在那儿,一动不动又茫茫无边际。

突然,黑暗中星星点点金光如雨落大海,那是鲁荣远渔538号船上抛下的如伞状似的发光钓钩。“打灯!”紧紧盯着鱼探仪的船长王洪波闷雷般的一声大呵,大副王建光已应声扳下电闸,船舷两侧上百只2000千瓦的强光灯同时打下,海面瞬间被照得犹如白昼。

三十多个精壮汉子头不抬、手不停地忙活,一只只鱿鱼一批接一批被拉上船,个头大的10斤重,小的一两斤,从傍晚六七点忙活到凌晨四五点。辛苦没白费,这一趟收获不小,捕上了整整10吨。

几天后,这些鱿鱼会转移到紧随其后的回运船上,再历经四五十天的漂泊,最终驶进赤山集团的加工厂。而几乎同一时间,在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同样属于赤山集团的40多艘1000马力以上的冷冻远洋渔船和10艘鱿钓船也正在劈波斩浪。

30载劈波斩浪,他们闯出了一片“蓝海”

敢闯敢试 波涛中闯出新天地

上世纪70年代末,当全国家庭承包责任制以磅礴之势席卷万里神州时,改革的风潮也吹到了山东最东端的荣成。

一帮浑身还带着海水咸味的“泥腿子”成立起一个个镇办渔业公司;23家专业渔业公司、10家镇办渔业公司、20个镇办养殖场建起现代企业制度……

1985年,斥山新任党委书记张学坤走马上任。当时,在荣成市二十几个乡镇的经济发展排行榜上,斥山多年徘徊在末尾。

上任未几,张学坤就组建了镇办的渔业公司——斥山渔业公司,并大胆启用了从没上过船下过海的斥山村村委会主任王玉春担任总经理。他的理由很简单:“王玉春在村里干过砖瓦厂车间主任、冷藏厂厂长,总能比别人干得都好,这是个能人。”

走马上任,王玉春喊来了镇文化站站长王善强、西泊村村委副主任吕枝学,一帮平均学历初中生,最高学历是高中生的“土包子”“旱鸭子”,靠着镇上海带养殖场转来的一对185马力的旧渔船,一座200吨的小冷藏厂,一溜儿的破瓦房,颤颤巍巍支起了架子。

当时荣成渔业已经有了“八面红旗”,比起他们,赤山就是个“不入流”的小厂,总资产才百来万。

31年前,从尹格庄村走出来,还是半大小子的王洪波背着铺盖卷就上了那艘185马力的旧渔船,成为了最初仅有的几名船员之一。过了一段,原本干一天算一天的他,就觉得王玉春这人不赖:“公司就像一辆大头车,他宁肯自己不坐,也要先用来接送船长出港收港、离家回家。”

打渔得有船,造船得有资金。当年,为了一笔30万元的贷款,王玉春在当地工行行长的家门口蹲了三天,就等着能说上句话。从烟台、威海到济南甚至是黑龙江的伊春、牡丹江,为了筹措资金,王玉春跑断了腿、磨破了嘴。

一次从省成套设备局拿到了一笔买船借款,天寒地冻大雪封道,但家里等着用钱,王玉春坐着大头车连夜从济南往回赶,车轮只能轧着前面的车辙一点点慢慢滑行宅男天堂,宅男神器,宅男必备,黄片大全,免费网站观看,美女131,一本到午夜92版福利,几次差点钻进沟里。挡风玻璃被霜花涂得稀里糊涂,王玉春只好用螺丝刀不停地上下刮蹭,以便让司机有块透亮的地方看路。

船造出来了,船长、大车、大副、渔捞长这些职务都极为短缺。当时解决的办法就是“借人出海”,主要是从周边的人和镇朱口村、石岛镇大鱼岛村、靖海镇渔业公司等大渔业单位借人。但当时这些大渔业单位的职务船员也很紧张,谁也没有愿意借的。有一次王玉春到朱口渔业公司借人时,那个老总知道他从来滴酒不沾,就在酒桌上将他的军:“借人可以,你喝一杯酒我就给一个人。”王玉春二话不说,连干了三杯,结果借到了三个人,他却被直接送去了医院。

王玉春上任一周年之际,公司渔业总收入突破400万元,实现纯利润166万元。消息一经披露,旱鸭子闹海的故事成了荣成人津津乐道的社会新闻。

大海从来不会因为人的拼搏就风平浪静。

1996年,随着水产品价格和市场的不断开放,越来越多的渔民尝到了甜头,船长、船员甚至船上的厨子纷纷离开船队单干,整个荣成渔业界陷入了“用人荒”的尴尬境地。

当年已经是船队副总经理的吕枝学回忆,光是赤山,1995年到1999年,4年时间里就流失了近一半的船长。“有一次临到出海,一条船上厨师不干了,这船就走不了了。”

大浪淘沙,不少渔业集团在这场巨浪中翻了船。许多曾经在荣成、威海乃至全省都响当当的老牌渔业公司破产倒闭,但赤山在这个时候反而愈战愈勇。不仅建造出渔船42艘,上马冷藏加工厂9处,同时建成了自己的出海口——赤山渔港,可以同时停靠30艘大马力渔船并提供相应的配套服务,结束了赤山渔业无出海口的历史。

“工资蹭蹭往上涨,日子也越过越有盼头。”感受到大海馈赠的王洪波越干越起劲。

31年后,王玉春在回忆这段历史时总结了10个字:“心中有敬畏,肩上有担当。”

从近海走向远洋 从卖原料到买原料

2001年,赤山集团就率先斥资3000万打造出一条长72米、宽13米的远洋鱿鱼钓船——荣大洋2号,这是赤山的第一条远洋渔船,也是当时国内最先进的远洋渔船。

30载劈波斩浪,他们闯出了一片“蓝海”

不再局限于近海,赤山在海上的脚步越走越远,一艘艘远洋渔船开进了北太平洋、西南大西洋、阿根廷、秘鲁等地。到今天,赤山集团捕捞船队拥有1000马力以上捕捞船只45艘,3000马力冷冻运输船2艘和国际远洋运输货轮2艘,鱿鱼年总捕捞量达到了8万吨以上。

“现在设备技术都先进了,想家了就开个视频,打个电话,我觉得自己的身体还行,还能再干他十年。”2017年,50岁的王洪波主动请缨上了远洋船。第一次出海,大孙子才7个月,两年后归来,王洪波第二个孙子都已经出生。

一艘艘回运船载着王洪波他们的“猎物”,从万里外的大洋上回来,成千上万吨的鱿鱼被运进加工车间,等待着加工。

熟悉这家企业的人都知道,大洋背后的陆地才是他们的主阵地。

在赤山集团旗下海都公司的鱿鱼加工基地,刚刚出库的鱿鱼还披着雪霜。解冻好的鱿鱼经过去头、去脏、去皮等7道工序,最快只需要一个小时就可以完成从原料加工到成品入库的全过程。一个储存间的库容量是3000吨,可以储藏20万箱,这样的储存间在这个基地有60个。

过去由于缺乏精深加工能力,中国企业远洋捕捞的鱿鱼都被低价卖给国外,不仅造成高端资源的浪费,也使企业得不到高附加值回报。

在王玉春的主导下,赤山在很早就重点发展以鱿鱼为原料的海洋食品精深加工产业。“我们现在还准备在鱿鱼加工上全部打造智能化,用机器人来操作,再过三年,车间可能都不用人工了,一个管理人员足矣,我们将来要把鱿鱼加工做到全球最大。”

目前,赤山旗下三家企业的鱿鱼产品年加工能力达到20万吨以上,年出口创汇近2亿美元。自捕的鱿鱼已经满足不了订单需求,赤山开始从全球各地购买鱿鱼,真正实现了从“卖原料”到“买原料”的转变,成为目前山东省最大的水产加工集群,全国最大的鱿鱼精深加工基地。

今年,赤山派出的10艘远洋船已经在毛里塔尼亚开辟了新渔场,明年准备再派出10艘,使毛里塔尼亚外海基地的捕捞船队达到20艘的规模。

一个更惊人的计划张弓满弦,蓄势待发。

从威海出发的船,最远可以去到哪里?赤山集团给出的答案——南极。南大洋的南极磷虾蕴藏量十分惊人,约为5亿吨,人类每年可在南大洋捕捞6000万—1亿吨的南极磷虾,这相当于全世界海洋水产品年捕获量的两倍。

占地面积约10万平方米的赤山南极磷虾产业特色园区,眼下正以一日快过一日的速度火热推进中,预计到2021年9月份投产使用,年可新增产值达10亿元。

“我们准备投资6亿元建造1艘南极磷虾船,投资2亿元建造2艘配套运输船,这个项目已经获得农业农村部的批复,目前正在筹备建设当中。”王玉春兴奋地说,当园区建成后,从远涉南极的磷虾远洋捕捞,到环绕地球的磷虾远洋运输,再到这里的磷虾现代化精深加工,赤山将形成一条完整的磷虾产业链条。

记者手记

一个村书记、一个镇文化站站长、一个村委副主任,一群“土包子”白手起了家。一对185马力的小渔船、一个200吨库容的冷藏厂,一堆旧设备开始了海上掘金,从籍籍无名到龙头企业,石岛湾畔的赤山集团靠着一股“狠劲”在荣成渔业里闯出了一片天。

海风吹拂了几千年,渔民忙碌了几辈子。那些在三十多年里奋进不止的身影,一如千百年来祖祖辈辈在这片土地上搏击风浪的先民,不同的是,他们走的得更加遥远,他们面对的天空和海面更加辽阔,万顷海洋牧场已成“蓝色粮仓”,远洋捕捞船队扬帆万里,海上休闲旅游风生水起,高端水产加工产销兴旺。

以海为生的人们靠着吃苦耐劳的精神也赢来了大海的馈赠,也在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艰苦创业,守住初心,天不负,海不负!(来源:Hi威海客户端)

行业资讯

公司产品 分类

新闻资讯

热门热销产品